笔趣阁 > 都市剑说 > 第1386节-手术

第1386节-手术


    一而再,再而三的确定。

    约翰·撒摩斯自始至终都是用毫不迟疑和没有半点儿犹豫的回应了李白,他做好了一切准备。

    不惜一命。

    在不久前将族长之位转给自己的大儿子兰洛斯特,恐怕就已经在做这方面的打算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契机竟然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好吧!我们需要找到至少一位技艺高超的脑外科医生主刀,同时组建一个经验丰富的团队。”

    李白实在是拗不过对方的坚持,他甚至看出了这位前族长的决绝之意。

    以死相逼并不是单纯的吓唬,而是真的。

    或许通过组建手术团队的这段期间,能够让约翰·撒摩斯进一步考虑清楚,最好回心转意。

    毕竟做出生死抉择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李白医生,不需要别的外科医生,就由您来主刀。”

    可是谁能想到,这位前族长竟然再次语出惊人。

    “您在开玩笑!”

    李白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自己是精神科医生,帮人看个内科、耳鼻喉科或皮肤科什么的还凑合,但是偏科偏到脑外科的刀把子,专业差的太远了,让他给别人开瓢,这不是草菅人命嘛!

    “不,李医生,我相信您,您的技术绝对是一流的,我是认真的!”

    约翰·撒摩斯并不止是单纯的信任,他更是通过各个渠道了解到李白的执刀水准。

    外科缝合闪电手,与死神争命,一晚上夺下性命过百,这并不是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约翰甚至还打听到了李白最近一次的手术,同样是与死神争命,炫技般的血管缝合,自始至终般都不曾出岔子,从头到尾稳如老狗,这正是一名合格刀把子应有的基本素质之一。

    再加上对脑组织的了解,完全是胸有成竹,更是提议出脑部探针这样的方案,几方一结合,足以有资格做这个手术的主刀。

    更何况精神科要么不出刀把子,一出就是顶级的神刀手。

    两人又再次陷入了互相对视的沉默当中。

    李白深深吸了口气,说道:“你敢送死,我就敢杀!”

    老天爷拦不住非要作死的人。

    诸葛亮斩马谡,一个愿斩,一个愿找死。

    约翰·撒摩斯要么死在别人手上,要么干脆死在自己刀下。

    “呵呵,哈哈哈,好,好极了,李白,我没有看错你,你就是这个!”

    终于得偿所愿的约翰·撒摩斯露出了笑容,发出越来越大的笑声,并且向李白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非常人不可接受这样的请求,也就只有李白,才能答应自己的这个疯狂主意。

    其他人却默不作声,包括了布达尼博士,甚至连表情和眼神都没有任何变化,似乎李白是最后一个才知道的人,接下来的筹备进度证实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一天之内,一间标准的正压洁净I级外科手术室准备完毕,包括器械和药品,还有协助人员都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那些研究员早已经熟练了给猴子开瓢的操作,协助李白医生给大活人开瓢,不会有任何压力。

    李白这边,则随时都可以。

    当他再次看到撒摩斯家族前任族长约翰的时候,这位已经下了必死决心的男人剃了个大秃瓢。

    约翰·撒摩斯选择李白作为自己的主刀医生,无疑是最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琉璃心一开,他的脑组织结构便无一遗漏的映射入李白的心神。

    安顿好清瑶和洪璃两个妖女,找来几个实验室工作人员陪她俩玩扑克牌小猫钓鱼,这是一种相当糟蹋时间的卡牌游戏,或许还没等玩完一局,李白这边的手术就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当所有条件都已经满足时,与约翰达成默契的李白便开始了这一次风险性极高的手术。

    这是一次将不被记录在案的非法手术,从一开始就是。

    不论是躺到手术台上,即将接受麻醉的约翰·撒摩斯,还是临时客串刀把子的李白,哪怕是手术台旁的其他人,都是不合乎规矩的。

    这里是非洲,又是不为人知的秘密实验室,敢上手术台的是个胆儿肥的,动刀的偏偏又是个视人命如草芥的,王八对绿豆,一个要发疯,另一个陪着疯,天王老子都管不着。

    “Are-you-all-ready?”

    一身手术服,还戴着护目镜的李白往左右看了看,又低头看向躺在手术台上的约翰。

    约翰·撒摩斯语气平静地说道:“I-am-ready!”

    “Ready!”

    作为一号助手,布达尼博士点了点。

    “Ready!”

    “Ready!”

    “Ready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手术室内外的声音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“开始麻醉!五分钟倒计时,约翰先生,你可以开始数绵羊了。”

    李白的操作从一开始就是野路子。

    麻醉病人哪里有让人数绵羊的,真是乱弹琴。

    其实还没等到一分钟,剃成大秃瓢的约翰·撒摩斯就已经在麻醉药物的作用下,慢慢闭上了眼睛,呼吸变得平稳而绵长。

    “手术开始,探针刺入准备,1号探针就绪,倒计时,三,二一,1号探针刺入,抵达预定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2号探针准备!”

    “2号探针准备完毕,倒计时,三,二,一,2号探针刺入,抵达预定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3号探针准备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在手术室内,李白的声音和其他人的应和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高速微型钻头在约翰·撒摩斯的脑壳上打出一个又一个眼,分毫没有伤到脑组织,随即一支支口径略小的细长尖刺随着干脆利落的动作快速扎了进去。

    李白动手深得快准狠三味,在造成更大的创伤前,将探针刺入到预定位置。

    “干扰信号开始!”

    布达尼博士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像拿那些猴子做实验一样,其中几支探针开始向约翰的脑组织内部释放特定的信号,以镇压随时有可能出现的梦魇。

    撒摩斯家族的遗传病症状,睡不着,即使睡着了会做噩梦,最后不论醒着还是没醒,都会受到幻觉的困扰,让人难以分辨什么是幻觉,什么是现实。

    约翰·撒摩斯的呼吸和脑电波反应依旧平稳,梦魇并没有出现,李白可以进行下一步手术。

    “开始截断神经元,你们都离我远一点。”

    李白的手很稳,却很担心受到其他人的打扰。

    他的话就像圣旨一样,手术台边其他人立刻退到了墙角,连布达尼博士都没有例外。

    有的人甚至捂住了自己的口罩,以免发出半点儿声音,惊扰到正在进行高风险手术的主刀手。

    -

     (http://www.ccbiquge.cc/novel/iEw9T4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cbiquge.cc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ccbiquge.cc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