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唐时明月宋时关 > 第二百四十章 树倒猢狲散

第二百四十章 树倒猢狲散


    丁家在润州城的口碑直线下降,已经到了民怨沸腾地步,大街小巷都在传言各种版本,雇凶杀人,下毒害人,尤其牵扯到了白家、苏大才子,话题性更大在发酵!

    最近两日,从丁家嫡系到旁系,诉讼案件不断,知府衙门严格审理,按证据抓人,使得丁家鸡飞狗跳,不得安宁,一片愁云惨淡了。

    幸亏丁殷在其舅殷刺史离开润州时候,就提前去往常州城躲避风头了,否则他也会被知府衙门提审查办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生意方面,白家趁机联合众多豪门巨贾家族,一起向丁家施压,断货源,压低价,取消订单,地痞捣乱等,使得丁家备受打击,挫折不断,一些作坊、商铺都关门歇业了,酒楼整顿,直接影响了进账,财产缩水。

    丁跃溪在府上商议对策,听着各商铺、作坊掌柜的汇报之后,心中暗自叫苦,带着怒气,拍案喝道:“真是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各掌柜全都寒蝉若惊,不敢多发一言。

    丁跃溪又发现了来的掌柜人数不对,似乎少了三人,询问起刘掌柜、王掌柜、齐掌柜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家主,油铺子的刘掌柜,被人围殴了,卧病在床。”

    “杂货铺子的王掌柜身体抱恙,今日不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米仓齐掌柜出门被马车伤到,中途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有人在解释其余三位掌柜今日不过来的原因。

    丁跃溪闻言后,铁色发青,以他的世故圆滑,自然可以猜到,这里面有人是真伤了,有人则是在装病,借机不来,要脱离跟丁家的关系了。

    “大难临头各自飞!”丁跃溪心中冷哼,暂时也没时间去计较、迫害叛徒,当下如何稳住众人,通过难关,才是关键。

    “丁家面临局面,尔等可有化解之法?”

    众掌柜面面相觑,你看看我,我瞅瞅你,都苦恼摇头,委实没有什么好法子。

    以他们的本事,如果能够在这种情况下,力挽狂澜,也不会在这只当个掌柜了。

    丁跃溪见众人沉默,也颇感无奈,他此时更加体会到了无助和无奈,同时也有些羡慕,当时白家在这个危急关头,出现了一个苏宸,帮助白家渡过难关,扭转败局,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真乃大才之人啊!

    为何丁家就没有这个运气呢?难道就因为没生个像白素素那样花容月貌的闺女吗?

    丁跃溪此时终于意识到,家有貌美千金的重要性了。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这几日间,苏宸暂时不出门了,免得丁家兔子急了乱咬人,特别是他导致丁家如此衰败,估计丁家人上下都恨死他了。

    苏宸从白素素那里得知不少内部消息,丁家已经树倒猢狲散,关闭了不少的商铺,或盘对出去,或低价抛售,似乎有意要暂退风头,搬家去往常州发展家族生意的想法,润州这边生意,暂时要保持低迷状态了。

    “丁家也有今日啊!真是善恶终有报,天道好轮回。不信抬头看,苍天饶过谁——”苏宸嘴角溢出一丝笑容,对丁家的衰败和落魄,感到出气解恨。

    但苏宸也很有自知之明,不会自我感觉良好,现在就出去摆出胜利者的姿态,反而变得更加低调,大门不出,二门不入,就待在家里,里外都有护院看守,还有胡忠贤这等高人居中保护,十分的安全。

    当然,苏宸在家也不是纯闲着,而是在复习备好科举了,每日翻阅“科举秋闱十年真题解析和解元例文”以及“春闱十年真题解析与状元榜眼探花例文”,跟他当年参加中文系考研刷题做法差不多。

    徐清婉则经常来到苏府,帮他温习科举考试的经书典籍,讲解许多文选、骈赋的写法。

    苏宸虽然不擅长写古代散文、骈赋,但是见解和思路还是足够开阔,也有中文系研究生的学习方法和理论知识,往往能够举一反三,很好消化吸收,并提出后世学者的一些新看法,让徐清婉时而诧异,时而惊叹,更觉得跟苏宸在一起讨论文学,可以收获良多。

    “以轩,你真的不写一篇骈文,让我过目一下吗?”徐清婉没有见过他真正写过科举考试的文体,所以,十分好奇,不断试探。

    苏宸当然不会献丑,暴露自己短板,而是故作高深道:“不爱写这种文体,没有兴致,等时机成熟,再动笔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秋闱只剩下三个月了,你一篇也不写,让我如何指导,给出建议?”

    苏宸心想自己在课本中,能记下的完整宋代文章,就那么几篇,可不能随便写出来,只为让才女一乐,自己当然要留在关键时候使用。

    所以,苏宸摇头否定,就是不肯下笔展露,越是如此,徐清婉就越好奇。

    至于周佳敏,这段日子也会经常过来,起初还是跟着徐才女一起登门,等跟苏宸熟悉了,她就直接从家出发,不去徐府,而是自己上门来苏家玩了。

    苏宸为了大周后的病情,为了南唐的局势,为了韩熙载的谋划,他只能选择稳住这个爱浪漫的少女,拖住周佳敏回去金陵城的时间,争取无限延后,最好是等自己治好大周后,那时候周佳敏再去见到李煜,很可能李煜就没有机会下手了。

    “真特么的不容易啊,为了朝廷大事,南唐国祚,自己只能做个牺牲,用颜值和才华,勾住这个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小周后了!”

    苏宸对周佳敏格外殷勤一点,不像对待其她女人那样,木讷迟钝,感情弧反应慢,不懂故意讨好之类。

    他面对周佳敏时候,可是很上心和热情的,破例给她写了几首新词,甚至还甩出了两首柳永的词,一首为《玉蝴蝶》一首《八声甘州》,让周佳敏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连徐大才女事后得知,也有些酸意地朝苏宸讨要一首新词才肯放过他。

    “你对嘉敏,似乎过于热情,难道......你不会对她有了非分之想吧,她才刚到十四岁!”徐清婉在书房里质问苏宸。

    苏宸闻言,大感冤枉,但是心中苦衷,却又不能说出来,只能含糊其辞道:“十四岁也不小了,有些百姓家里的姑娘,都出嫁了。”

    在古代成婚年纪早,有多种原因,一是女子非主要劳动力,总在家吃粮,贫户百姓一般会早些把女儿嫁人,减少口粮,而且得到一些嫁妆,好给家里儿子筹备婚事。二是受律法限制,朝廷为了休养生息,增加人口繁衍,往往会规定让百姓家女子早点嫁人。

    但是,达官贵族、富贾乡绅家的千金,因为家境好,嫁娶之事牵扯门当户对,一般都是十六七岁才嫁人,不会过早嫁出,除非因为政治联姻,或是某些关系急需巩固,才会十三岁过早出嫁,比如长孙皇后十三岁嫁给李世民,萧皇后十三岁嫁给杨广,多是政治联姻。

    “那是贫寒百姓家的女子,才会那么早出嫁呢!”徐清婉辩解。

    苏宸心想,自己不留住周佳敏,她要是回去金陵皇宫,恐怕再过一个月,就能被李煜给办了,那才叫摧残花朵呢。

    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书客居

     (http://www.ccbiquge.cc/novel/hYfNb4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cbiquge.cc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ccbiquge.cc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