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我和白富美的荒野求生 > 第三百三十一章:魏瑶

第三百三十一章:魏瑶


    不远处,一个容颜娇俏的女孩,正和队友聊着天。

    “这地方天寒地冻的,还好带了打火机,没想到真带进来了,不然我们得吃生的啊。”女孩搓了搓手,她身上的装备也十分齐全,只不过女孩不抗冻,还是单薄了一些。

    她的身边是一个身形高挑的男人,容颜俊美,比起白游尘还带着些幼态和少年气的样貌,男人成熟了很多,是那种在学校里收情书会收到手软的类型。

    女孩漂亮男生帅气,站一块也十分般配,任谁都觉得两人是情侣,但其实不是。

    魏瑶一个月前去了医院开始实习生涯,这个男人是他们科室主任,年纪轻轻,却发表了数篇论文,在攻克疑难杂症的路上也有着不小的成就。男人从学生时代起就是神一般的存在,医学天才,人生风光又坦荡,即使魏瑶觉得她已经有点天赋了,在这个男人面前也不由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男人叫慕平玉,附属医院最年轻的主任医师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起进入游戏后,男人偶尔对魏瑶的态度依然像长辈对待晚辈,上级对待下级,虽然他们只差了八岁。

    现在两个人讨论的问题不是关于游戏就是关于医学,甚至见缝插针聊了聊出去后要做的一台手术。

    没错,即使是刚玩完游戏,出去后他们也得立刻准备一台手术,还必须心态平稳,发挥正常,这十分的不容易。

    两个人当然是组队的,知道这次的游戏进入时间后,本来想推迟那台手术,可是不行,病人撑不住了,必须立刻手术。

    魏瑶庆幸自己带了打火机,就要聪兜里拿出来,可是她一摸却愣了:“哎,怎么没了?”

    慕平玉目光如冰的看了她一眼:“粗心大意,如果你就这样上了手术台会怎么样,这个问题你想过吗?必须改正,从现在开始就改正。”

    魏瑶也觉得十分不好意思,只好态度诚恳的说:“对不起,我立刻改正。”

    教训完后,慕平玉却依然如常的跟她聊天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打火机,正是被老金捡到了。魏瑶不知道怎么的把打火机掉了,正好便宜了老金三人。

    他们捡起打火机发现果然是能用的。

    “哎,我老金的运气这是不是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应该是别的玩家的物品,没想到居然有人能带打火机。”冷晴他们当然也带了打火机,还有一系列的能生火的东西,甚至是一个变魔术用的玫瑰,玫瑰可以变成一团火,结果玫瑰是带进来了,就是不能生火。他们钻小空子的心思被无情踢碎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别的玩家还能带打火机进来。冷晴思索了一下,觉得可能是这次游戏难度太高,但是依然存在新人和新手玩家,主神会给他们放宽政策。比如她第一次进游戏,就给她一个限定的资金去买物资,买到什么都可以带进来。当然,花几千块钱买一件衣服这种事冷晴是不会再干了。

    “这可不就是方便了我们吗。”老金得意的笑了起来,当即就打算烤一条鱼来吃。

    “省省吧,现在我们又不饿。这次海里能吃的东西很多,但打火机不知道能燃多久,你省着点用。”冷晴说了一通,老金点头,认同认同。

    三个人继续往前走着,他们这次的任务只有三条。

    活下去。

    杀死所有猎杀者。

    去欺骗岛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来说,奖励很重要,而且他们也有这个实力,能拿到奖励就得拿,拿奖励增加自己实力,拿更多奖励,这是一个良性的循环。

    但是欺骗岛究竟在哪,怎么走,他们不知道。

    三个人大概走了半个小时,四周都是冰川,想辨别方向也很难。

    他们就朝着一个方向前进。

    中间几人也遇到了帝企鹅,小企鹅们走路一晃一晃的,看起来十分可爱。冷晴看的母爱泛滥,上去跟他们玩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老金和文达在旁边百无聊赖的聊天,他们两个对企鹅不怎么感兴趣,也许老金年轻的时候还挺喜欢企鹅,现在上了年纪,尤其是珊姐不在身边,他逗个趣的心情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文达对企鹅只有一个疑惑:“能吃吗。”

    不管在现实世界企鹅多么高贵,在这里面所有的动物都只能为他赢得游戏让道,什么保护动物什么频危动物,照杀不误。奇书网

    冷晴一只一只数着企鹅,这边的企鹅一共有二十三只,其中一只尤为的胖,让冷晴忍不住想起那个吃饭睡觉打豆豆的笑话,自己想着想着就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还好不是北极。”那边,老金和文达聊着天。

    “南极这边也就个企鹅,没什么大型动物,大型动物都在海里,海上的海狮海豹都还算温顺。要是去北极那可就得了,北极熊可不是闹着玩的。”老金想着咂了咂舌。

    文达点了点头,老金又自顾自说了下去:“那北极熊凶残死了,白天对人类还不表露出恶意,晚上的话就会去攻击人类营地,想想咱们大半夜正睡觉,忽然来了一只熊…等等,我们晚上怎么睡觉?”

    老金也是说着说着忽然想起了这个问题,诚然,现实世界的南极勾勒的非常美好,也抵不过游戏里残酷的问题,他们该去哪睡觉?

    到处都是冰,在哪睡都免不了被冻死的命运。

    现在想这个问题没辙,还有点闹心,两人不约而同的先不提了。

    企鹅们摇摇晃晃的走着,它们回到了自己呆的地方,里面还有嗷嗷待哺的小企鹅,孵蛋的企鹅妈妈。

    老金他们没有走近,还给企鹅们一片宁静。

    变故陡生,一只白色得海鸥一样的鸟忽然飞来,叼走了一颗企鹅蛋,企鹅妈妈在底下叫,但那鸟还飞了一圈示威。

    谁不知道呢,企鹅飞不高。

    冷晴看着企鹅妈妈,心都要碎了。这时,文达瞥了冷晴一眼,飞了上去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趁鸟不备把蛋夺了回来,然后,揣到了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自己孩子得救了的企鹅妈妈:“…”

    本来以为文达发善心的冷晴:“…”

    老金哭笑不得:“文达兄弟,不好吃,放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文达若有所思,烤个企鹅蛋,不知道好不好吃,不过听老金这么一说,还有企鹅妈妈跌跌撞撞过来一副要跟他拼命的架势,文达思量再三,还是把蛋给他放回去了。

    算了,他不贪嘴。

    企鹅看见自己的孩子回来了,激动的喊了几声,可能是在谢文达,但后面忽然转了调,可能是在骂文达。

    他们身后出现了一声笑,三人回头,看见了一个熟人。

    “沈修德?”“眼镜?”“沈先生。”三个人说的是三个不一样的称呼。

    沈修德站在他们后面,抱着胳膊看着他们三人,推了推眼镜,缓缓道:“这是南极的贼鸥,盗贼的贼。他们的确有如土匪,抢吃的,霸占其他鸟类巢穴,抢企鹅蛋,甚至还抢人类的食物,名副其实的盗贼。”

    科普完,沈修德才把视线又落在了他们三个人身上:“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老金三人跟他打了个招呼,文达倒是嘴快:“没想到你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沈修德笑着摇了摇头:“有实力的人,说话也这么张狂。”

    文达根本无所谓他的评价。

    老金倒是问了一句:“眼镜,你们上次是谁死了?”

    沈修德顿了顿,换换的说:“是那个混混的头,叫什么我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蛇鼠一窝的蛇吗。”老金到记得清晰。

    四个人走近,但是沈修德跟他们还保持了一点距离。

    “你这次没队友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老甄死了以后就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上次另一个队友呢?”老金斟酌的开口。

    沈修德看了他一眼:“嗯,拆了。” (http://www.ccbiquge.cc/novel/I7N5A1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cbiquge.cc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ccbiquge.cc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