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匠心 > 646 红莲如史

646 红莲如史


    许宅当然是个很不可思议的地方,它连接两个世界,自身的建筑与园林陈列都让许问越看越惊喜,至今也不能窥得它的全部奥妙。

    但是连天青指的是哪方面?

    连天青还是很了解许问的,虽然这个徒弟长得略有些不同了,比之前老了不少,但这微微迷惑的表情,仍然跟他熟悉的那个少年没有差别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托着那片花瓣,将它递到许问面前。

    许问低头看去,立刻“咦”了一声,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伸手去接那片花瓣,连天青没有拒绝,手一翻,将它放到了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奇妙的感觉出现了,一开始轻飘飘的——不,是空无一物的,许问几乎感觉不到什么,但没一会儿,就有一种轻若羽毛般的感觉出现,隐隐约约,若有若无。

    然后,这感觉变成了实质,仿佛真的有一片花瓣落到了他的手上一样。

    这感觉非常奇妙,仿佛有东西从虚无变成了实质,而从头到尾,他都是能清清楚楚地看见这片鲜红的花瓣的。

    “你仔细看。”连天青提醒他。

    许问依言把它凑近,低头去看。

    奇妙的事情发生了,当他专注于花瓣表面的时候,那片鲜红像是接触不良的屏幕一样,抖动了一下,出现了很多细小的马赛克。

    然后每一粒马赛克都变成了一个独立的画面,像沙砾一样微小,但同时又极为清晰,许问毫不费力就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他首先看见的是一盏铜灯,朴实的铜油灯,粗看上去与他在班门世界看见的那些似乎没什么区别。但稍微有眼光一点,就能看出它的不同。

    它每一处的弧度、转折、抛光,全部都恰到好处。这种恰到好处,是毫厘之间的,差了发丝那样粗细的丁点,都不可能有这样的完美。

    许问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用这样的心思打造一盏这么普通的铜油灯,但他却知道,这一盏普通的铜灯,代表了极致的艺术与技巧,他甚至能从它上面,看见无比深浓的温存与爱意!

    “了不起!”他忍不住赞了一句,又去看旁边的。

    另一粒砂砾在他眼前放大,仿佛直接映入了他的意识中一样。那是一个糖人,就是那种用来吃放久了要么会干裂要么会化掉、绝对保存不了太长时间的糖人。

    它扎在一根竹签上,是一对相对鞠躬、相视而笑的老头老太太。

    小小一个糖人,最多不过四寸高,须发根根分明、衣衫褶皱清晰,最生动的是两人脸上的表情,充满了风霜与暖融融的爱意,让人看着就忍不住跟着微笑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保存期有限的糖人,竟然做出了最顶级的风范,堪以传世!

    许问盯着这个糖人看了很长时间,然后再去看别的。

    每一个小马赛克里都是一“物”,都是顶级的大师做出来的最顶级的精品佳作。

    它们形式各异,铜灯糖人还是常见的,其他还有很多,几乎囊括了许问日常所见的所有物品。有一些东西带着异域的特色,许问看不出来是什么,但它的艺术水平与制作技艺也表现得清楚分明——同样是世间难寻的顶级作品。

    许问一件接一件地看过去,看得停不下来,这时候,他感觉自己好像在逛博物馆——但博物馆通常更注重一件物品的历史价值,收藏陈设通常以有名有姓的作者与收藏者为主,而这瓣红莲里的,几乎全是来自民间,不乏糖人这种保存不了太长时间的,但每一件都是货真价实的精品,每一件都令人回味良久,难以割舍。

    它仿佛荟萃了世间所有顶级的大作,聚拢了无数工匠遗失在历史长河中的心血!

    许问看了很长时间,最后才意犹未尽地抬头,看向池中无数红莲:“这里每一片花瓣,都是这样的记录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连天青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。

    许问在看那片花瓣的时候,他已经走到了四时堂外面,正仰头在看上面的梁柱。

    听见许问的问题,他转头看了他一眼,“这是你的宅子,不是我的,这种问题,你问我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我的宅子,我是偶然进来,被强留在这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它叫许宅。”

    “那只是暂时替用的名字,叫起来方便而已,它……”

    “它叫许宅。”

    连天青又重复了一遍,许问声音停住,表情有些迷惑。

    这宅子确实是叫许宅没错,但许问从不觉得它跟自己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连天青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但连天青显然已经不打算再解释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师父什么都好,就是说话老喜欢只说一半……

    许问无奈,又有点好奇,转头去看满塘红莲,琢磨着要不要再摘一片下来看看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红莲的凋零情况非常严重,完好的花瓣大概只剩下了一半,都是一朵花里偏中心的部位。

    如果这里每一片花瓣都记录着大量精品制作的话,那表明这里至少有一半的作品已经消失了。

    对于红莲凋零这件事情,许问之前主要是觉得疑惑,不知道许宅这变化究竟是因为什么,而现在,他就是实实在在地痛心了。

    不管这些记录来自于哪个世界,它都是实实在在的艺术品,代表了很多东西,如果让它们全部消失,就太可惜了!

    “师父你在这里等我一会。”许问突然说道,然后转头,看见球球,抓起它,郑重地道,“带我去楼上。”

    球球喵了一声,跳下地,转头看许问。

    许问会意地跟上,向前走了两步,突然眼前一花,换了个地方,来到了四时堂二楼。

    许问大步流星朝前走,突然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,他转头一看,发现连天青也上来了。

    连天青仿佛是被意外带上来的,正迷惑地看着四周。

    许问想想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解释道:“这许宅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人,名叫荆承,很神秘,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。不久前许宅发生异变,仿佛失去了生机一般,荆承的外表也开始变得苍老,在这四时堂二楼休养。不久前,我略微猜到了一些许宅变化的原因,现在想去找他问问看是不是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两人走到了走廊的末尾,上次荆承坐着的那间房外面。

    许问推门进去,声音停住。

    房间里空无一人,荆承竟然不在。

    许问这才意识到,这次回来,他就没有感到过荆承的存在!

    他消失了?

    连天青出现,荆承就消失了?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 (http://www.ccbiquge.cc/novel/FwjzV3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cbiquge.cc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ccbiquge.cc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