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麻衣相师 > 第1496章 地下宝气

第1496章 地下宝气


    潘骗子一笑:“不是我不说,不过我师父比较特殊——在咱们行当里,没人知道,您肯定也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没人知道?我看,是不想让人知道。

    要么,是个人人求而不得见的厉害隐士,要么……是在避仇家?

    不管两者之中哪一个,恐怕都是个厉害的大佬。

    我看向了白珠:“那——是你把她留下来的?”

    白珠死于非命,可既然死了,就应该被阴差给拉走,也有孤魂野鬼千方百计避开阴差不肯轮回,但是白珠这个样子,哪怕冤枉,也不像有这个意识。

    潘骗子却摇摇头:“不是我,我也觉得有点奇怪,您应该也看出来了,白珠不大对劲儿。”

    没错,白珠身上,有一种很奇怪的气,发粉。

    我瞬间就想起来了——我一进这个门的时候,就见到了一个奇怪的宝气。

    刚才白珠自己也说了,她并不知道,自己为什么会留在这里,只知道,除了丽娜,谁也看不到她。

    难不成……

    我立马拉住了苟和顺:“你不是说,你老婆家收集了很多古董吗?带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苟和顺反手抓住了我,大声说道:“带你看可以……你让我丽娜活下去!只要丽娜能活,我干什么都行!”

    白藿香也听到了,说道:“对她来说,可能死了更痛快些。”

    潘骗子微微皱了皱眉头——显然,他就是希望这样一个结果。

    “那我不管,我就要她活着!留一口气,就行!”苟和顺死死盯着白藿香:“行不行?”

    白藿香看了我一眼,大声说道:“你老婆现在死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苟和顺一听这话,跟得了圣旨一样,立马就从地上跳起来了,生怕白藿香后悔似得:“那就好,那就好!”

    白藿香看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——我知道她的意思,甚至不用施救,只顺其自然,这丽娜阳寿未尽,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只能忍受折磨。

    苟和顺拉着我,就往下走。

    这地方,有个地下室。

    地下室修的挺大气,门口都是挺高级的锁。

    开门进去,果然能看见不少古董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我老丈人的。”苟和顺连忙说道:“你知道,是个老贵族了,祖上留下不少这些东西,我也不认识。这些东西,你随便挑!就当这次的辛苦费!”

    确实有不少的珍品,不过,我没进去。

    苟和顺有些紧张:“怎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地方不对,宝气反而浅淡,路走错了。

    我仔细一看,顺着那道气,就往西边过去了。

    苟和顺跟了过去:“哎,先生,你看不上?那你别生气……”

    顺着宝气一找,我就看见了,这宝气,是从后院里冒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一眼就看到了那道宝气。

    那个粉色,硬要形容的话,是一种珍珠似得奇异色泽,一般颜料,都无法描绘出来。

    我一伸手,从旁边拿了一个铁锨,冲着地面就挖。

    苟和顺看我挖的地方,脸色变了。

    不长时间,地面翻开,闻声赶来的潘骗子,还有白藿香看清楚了坑下的东西,都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是一具小小的遗骸。

    白珠。

    而遗骸附近,杂七杂八扔着不少东西,显然,都是白珠生前用的东西,一起毁尸灭迹的。

    我从那些东西里面,拿出了一个小盒子,抬头看着苟和顺:“这是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苟和顺看了半天,皱起了眉头,才想去来:“哦——是她从破烂里捡来的!”

    那盒子并不大,上面一片脏污,不知道多少年了,周围都是践踏过,甚至被刀削砍过的痕迹,火烧下的痕迹,几乎只剩下个盒子的形状了。

    苟和顺也曾经嫌弃这个东西脏,让白珠扔了。

    可白珠没有别的玩具——那些好的玩具她不敢摸。

    看来,是她没舍得扔。

    但是我能看出来,这东西有多好——普通的盒子,经历这么多年沧桑,早该糟朽了,可这个盒子还能保持着这个样子,就一个原因。

    它刀砍不坏,火烧不坏。

    这材质,好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更别说那些毁坏的痕迹,依稀能看出来,这盒子上有过精致细腻的雕花,镶嵌过珍奇的东西——灭顶之灾,也许就是从那些珍宝上起的。

    有些不识货的人,跟买椟还珠差不多,把这个东西上镶嵌的宝物取走,却把这个盒子给扔了。

    我打开了盒子。

    盒子里面,是两张照片——一张,是个风姿绰约的女人,一张,是白珠很久之前的照片。

    这两张照片,被胶带粘在一起——就好像,那个女人还在抱着她一样。

    我拿出了照片,给了潘骗子。把盒子装到了怀里:“那我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苟和顺看着我的眼神,就跟看一个傻子一样:“就这……”

    我没有再看他。

    白珠瘦弱的身影,也站在坑边,看见这一切——甚至给人一种很新奇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看不见她的表情,也不确定她到底什么感觉,只是,又有几分心疼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的把她的骸骨给抱了起来,放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谢谢……”我听到了轻不可闻,但是依然沙哑的声音:“很久没有人这么抱过我了。”

    我回过头,那个小小的身影,已经跟融入到了夜色之中一样,消失了。

    潘骗子捏着照片,盯着白珠的骸骨。

    他什么话也没有,眼神里,只剩下了心疼和悔愧。

    “要是没有那件事儿,舅舅就会早点来,早点来,你就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那件事是入狱,还是什么?

    他自然不肯跟我们说。

    接着,他抱住了小小的遗骸,转身要走,但是一回头,他还是看了我一眼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是谢我,没有跟他想的一样,从中作梗插手,阻止他报仇?

    不,我这一次来,其实并没有帮上什么大忙。

    临走的时候,我忍不住又看了丽娜一眼。

    现如今,她还是死死的抱着那个怪婴的尸体。

    怪婴的尸体已经开始发出异味了。很快,就会腐烂。

    丽娜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自己作孽,谁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我吸了口气:“你其实,知道你老婆要经受什么吧?”

    真的爱她,会忍心她受这种折磨吗?

    “知道,”苟和顺露出了个神经质的笑容:“这样,其实也好——我就不怕戴绿帽子了。”

    我和白藿香对看了一眼,都是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这个人,也离着疯不远了。

    也是一个报应。

    白藿香盯着我手里的盒子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她声音还是大,但是比刚才扯着嗓子吼,已经好多了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:“学名,叫珍珠胭脂盒。”

    白藿香一愣,瞬间欣喜:“是——能给苏寻换回碧水砗磲盒的那个东西?”

    对,就是那个上天入地,都求不得的东西。

    是啊,解梦姑姑说,这件事儿有好处——想来,就是这个。

    白珠之所以能出现,也是因为这个。

     (http://www.ccbiquge.cc/novel/2It2F4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cbiquge.cc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ccbiquge.cc/